民国三十二年岁次癸未十月初受李主任济深及李伯豪主席暨各官绅请住乳源云门山大觉禅寺

2022年9月9日15:56:11阅读模式

示众

参禅无别法。只要生死恰。为什么说个恰字。□。所谓百不思时唤作正句。句意不清则落有无。一落有无即是生死根株。所以恁么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时。正好劈头一棒。拟议思量堕于毒海。如僧问沩山如何是有句。山举起泥壁。如何是无句。山放下泥壁。僧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者时如何。山便呵呵大笑归方丈。若向这里看得明白。方知有无不立。大用现前。超佛越祖。如何若何。剑去久矣。参。

示众茶话

随拈一物示禅流。个个都来弄嘴头。塞却咽喉谁自悟。撩天毒气鬼神愁。僧问。如何是现量。师云。眼光独露。问。如何是比量。师挥拂子云。会么。问。如何是非量。师云。惭愧满堂新衲子。进云。总不恁么时如何。师云。亲见老僧。

茶次

僧问。声前声后是谁光明。师云。山连翠色水连天。进云。一点水墨为甚么两处成龙。师云。惭头彻尾。进云。向上关头作么生彻去。师拈黑豆云。这个是什么。进云。黑豆。师云。唤却眼睛。进云。请和尚别通个消息。师竖柱杖云。会么。僧便喝。师云。俊哉。进云。不会。师云。将谓是狞龙。原来是跛鳖。拽柱杖下座。

茶话

风吹铃铎语能和。消散空沈念佛陀。无身觉触真微妙。棒头荐得不须多。僧问。如何是问话。古镜两重圆。乃云。师云。方砖四只角。问。如何是答语。师云。我有一语。能纵能夺。按下云头。自肯摸索。撞钟击鼓。无绳自缚。抛弓掷箭。阿谁摆脱。参。

茶次

僧问。今日是甚么时节。师云。蜡烛灿金光。进云。灿后又如何。师云。梅两滴苍苔。僧默然。师打云。苍苔路滑。问。疑情不起时如何。师云。吃茶去。乃云。尝忆当初老赵州。年年此日卖风流。山僧拈出重烹炼。烘热红炉飞雪球。

诞日茶话

梅花几点迓春忙。第一花风意自长。珍重游人休外觅。娘生鼻孔喷天香。此四句有宾有主。有照有用。会得者出来相见。僧问。梅花未放时如何。师云。撑天柱地。进云。放时如何。师云。枝叶联芳。进云。已放未放时如何。师打云。独步无双。问。如何是生。师云。乾坤有眼。问。如何是死。师云。大海无波。进云。生死关头如何彻透。师打云。生亦不道。死亦不道。问。尽大地无寸土。梅花向甚么处得来。师打云。会么。进云。触著老和尚鼻孔。师云。漆桶不快。问。如何是性。师云。古墓毒蛇头。问。如何是命。师云。跳出令人愁。僧作礼。师喝颂云。古墓毒蛇头。跳出令人愁。眉横三只眼。洞彻四神洲。

示众

参禅一事。即如中阴身而求父母。拟议之间。错入皮袋了也。山僧不惜唇皮。为汝诸人道出。即今日间浩浩。夜皆昏昏。不是寂寂。便是惺惺。有时惺惺寂寂。有时寂寂惺惺。这两重关□子定当不得。不知下落处。便失却父母。不入圣胎。诸人要入圣胎么。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师。参去。

除夕普茶示众

诸位上座。今天又是腊月三十日了。大众都认为是过年。常住没有好供养。请诸位多吃杯茶。照历书规定。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十二个月。二十四个节气。人事上的措施。多是应著天时而来的。如农人的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工人的起工停工。商人的开张结账。学校的开学放假。我们出家人的结制解制。请职退职。无一不是根据天时节令而来的。一般人认为过年是个大关节。要把一年的事作个总结。同时要休息几天。

你我有缘。侥幸今日同在云门。平安过年。这是佛祖菩萨的加庇。龙天的护持。亦由大家累劫栽培之所感。但我们自己平安过年。不可忘记那些痛苦不堪的人。我们不可贪图欢乐。要格外的省慎。深自忏悔。精进修持。自利利他。广培福慧。年老的人。死在眉睫。固要猛进。年轻的人。亦不可悠忽度日。须知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是少年人。总要及早努力。了脱生死。方为上计。

我们本来天天吃茶。何以今天名“吃普茶”呢。这是先辈的婆心。藉吃普茶提醒大家。昔赵州老人。道风高峻。十方学者参礼的甚众。一日有二僧新到。州指一僧问曰。“上座曾到此间否。”云。“不曾到。”州云。“吃茶去。”又问那一僧云。“曾到此间否。”云。“曾到。”州云。“吃茶去。”院主问曰。“不曾到教伊吃茶去且置。曾到为什么也教伊吃茶去。”州云。“院主。”院主应。“喏。”州云。“吃茶去。”如是三人都得了利益。后来传遍天下。都说“赵州茶。”又如此地云门祖师。有学者来见。就举起胡饼。学者就领会了。所以天下相传。“云门饼”“赵州茶。”现在诸位。正在吃茶吃饼。会了么。如若未会。当体取吃茶的是谁。吃饼的是谁。大抵古人念念合道。步步无生。一经点醒。当下即悟。今人梵行未清。常常在动。念念生灭。覆障太厚。如何点法。他亦不化。所以诸位总要放下一切。不使凡情妄念。染污自己的妙明真心。古人说。“但尽凡情。别无圣解。”你现在吃花生。若不知花生的香味。就同木石。若知花生的香味。就是凡夫。如何去此有无二途处。就是衲僧本分事。纵然超脱了这些见解。犹在鬼窟里作活计。大家仔细。放下身心。莫随节令转。直下参去。

民国三十二年岁次癸未十月初受李主任济深及李伯豪主席暨各官绅请住乳源云门山大觉禅寺

入院

以杖指山门云。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个里全身入。别是一乾坤。

弥勒殿云

等个人来话。乞我一文钱。布袋能提放。龙华度有缘。展礼。

韦驮殿云

菩萨行愿力。为法现天身。立形伏魔怨。回光瞻圣容。展礼。

伽蓝殿云

吉圣伽蓝。一切现成。誓愿坚深。护佛法院。常拥三门。万古不变。展礼。

祖师殿云

灵山咐嘱。万古昌隆。传灯辉耀振宗乘。杖拂分明。再犯不容情。轰轰轰。天下太平。展礼。

大殿云

十方坐断耀古今。尘尘刹刹示圆音。无来无去无出没。物物头头露全身。且道如何是露全身处。东药师佛。西弥陀佛。展大具九拜。

方丈云

毗耶离瞎人撞彩。摩竭陀哑子吃瓜。新长老到这里。如何即是。棒头开正眼。拳下作生涯。

诸护法居士设斋请上堂

至法座前以杖指座云。平沈大地。高出虚空。释迦弥勒。齐落下风。点柱杖云。升。《遂升座拈香毕。敛衣就座。上首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以柱杖于空中打一○相云。者是何物。分明说出。复以柱杖画一⊙相云。即此是华藏海中流出一切功德之母。今日山僧不惜眉毛。错为诸人下个注脚。复以柱杖画一○相云。还会么。倘有得此三昧者。出来相见。僧问。大悲菩萨千手眼。未审那个是正眼。师云。四方八面。进云。点出光明。乃云。问处光明答处亲。舌头拖地卖家珍。逢人不具通方眼。孤负桃花又一春。良久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交杖下座。

云门重新挂钟板

执槌云。金钟乍起。堂开拈花遗风。木板敲来。僧秉百丈事业。禅宗即是心宗。心宗即是禅宗。所以动止云为。尽是遮那胜境。山河大地。无非性海微波。今仗佛恩祖德。重绍云门旧规。再振祖令。即今重悬钟板一句作怎么道。良久云。钟板重悬宏祖道。戒根定树慧花隆。以捶击一板一钟。

元旦小参

昨晚一众人等上方丈参请。一切都旧。头帽旧。衣履旧。袈裟旧。香炉烛台。乃至山光云影一切都旧。今朝上来。一切都新。头帽新。衣履新。袈裟新。香炉烛台新。乃至山光云影。一切俱新。在内僧分上。有个不旧不新的。诸人当自知。但有时提得起。又放不下。有时放得下。又提不起。老僧今日不惜眉毛。提起放下。放下提起。活泼的在诸人面前。乃击拂子云。见么。

正月十五解制上堂

十五日以前。结起布袋头。收了拔地金刚。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水泄不通。凡圣路绝。十五日以后。解开布袋口。放出搏天鹞子。一任南天台北五台。古庙里躲风雨。大悲院去赶斋。正当十五日。结也结他不住。放也放他不得。又作么生。良久云。芍药花开菩萨面。茅庵烧掉老婆心。

四月八佛诞日上堂

今日是瞿昙老汉堕坑落堑纪念日。诸方升座。谈玄谈妙。说心说性。或夸天上天下惟我独尊。或指跛脚阿师贼后张弓。或全提半提。宗通说通。各展旗枪。互相矛盾。总是依草附木。随邪逐恶。云门技俩都尽。口门又窄。不解谈玄谈妙。说心说性。也不解全提半提。宗通说通。只是稳首东日。高枕茅庵。衲被蒙茸万事休。此时山僧都不会。

四月十五日结制

三月安居。九旬结夏。正好克究己躬。讨个下落。庶不负出家初志。从上老宿。说禅必有机锋问答。说教即有性相偏圆。说戒就有律仪规范。说净则究自性弥陀。皆是布缦天网。打凤罗龙。铸圣陶凡。不离当下。老僧今日举出。特为血性男儿。英灵衲子。莫将有限身躯。造下无穷业海。平空放下。特地呈来。从头一一分明。自己莫哄自己。随情逐意。触犯良朋。放旷心猿。伤风败教。因果不惧。野兽同群。因果不昧。立地解脱。凡所见闻。宜当珍重。

十月十五日结冬

今朝十月十五日。云门搬柴挖土。东西南北高贤。都来同甘共苦。木人侧耳而听。石女怒目而睹。万象森罗点头。黧奴白牯起舞。惟有无位真人。依旧如愚若鲁。且道既是无位真人。那有闰余成岁。寿命延促。巍巍堂堂。炜炜煌煌。离名离相。遍满十方。且道教人如何供养。——随分纳些些。

普说

这段大事。不是说了便休。所以中峰国师有云。“世界阔一尺。古镜阔一丈。还知蒲团上。一个吞不下吐不出的无义味话头也未。若向这里一肩荷负得去。便可唤世界作古镜。唤古镜作世界。都无异致。如其未尔。世界与古镜。古镜与世界。相去不啻三千里。何以如此。盖能所分别。觌体障碍。便是生死根本。故楞严经云。“根尘同源。缚脱无二。识性虚妄。犹若空花。由尘发知。因根有相。相见无性。同于交芦。”这里无你动步处。无你著眼处。昔安楞严读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虽破句读之。其桶底子当下脱落。直得七穿八穴。洞见老瞿昙心肝五脏。只得唤古镜作世界。唤世界作古镜。洞澈森罗万象。混融大地山河。洗尽见尘。搅干情浪。无第二念。无第二人。指南作北。敲东击西。死柴头上心花灿烂。冷灰堆里赤焰腾辉。安有一毫剩法与人为知解。近来佛法混滥。往往将根尘识妄。认作真心。说得宛然。了无交涉。谚云。“击石乃有火。不击原无烟。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此说于做功夫上说得恰好。特为诸人重与注破。石中有火。未曾施一毫智巧之力。终日只说石中有火。说到眼光落地。依前只是一块石头。要觅一星点火。了不可得。此是不肯死心做功夫。以求正悟。惟记相似言语。说禅说道者也。更有一等痴人。闻说石中有火。击碎其石。欲取其火。碎抹为尘。终不能得。却不自责。不以智巧求之。便乃不肯相信石中果有真火。此是不信自心是佛。反道佛法无灵验之凡夫也。此说且置。何为“智巧。”首以信根为石。次以无义味话头为击石之手。又以坚固不退之志。作固火刀。用精勤猛勇不顾危亡之力。向动静闲忙中。敲之击之。使不间断。加上般若种性。干柴一握。蓦劄相承。引起一星子延燎不已。直至三千世界化为燋焰。复何难哉。昔百丈令沩山拨火。沩拨之不得。丈躬拨得之。举谓沩曰。“你道无这个。”试问诸人。还识得百丈拨火的消息么。其或未然。听取一偈。“十方世界火炉阔。冷灰堆里深深拨。得一星儿血点红。今古从来无欠缺。诸禅流。莫休歇。燎却眉毛万丈光。若不如是遭冻杀。”参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