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三年由福州鼓山到粤

2022年9月9日16:00:09阅读模式

诞日吴宽乘居士等请上堂

卓杖云。人人有个无量寿。长共虚空不老春。无量劫来至今日。无增无减一般新。卓杖云。大众。无量寿佛来也。普为诸人授记云。我不敢轻慢汝等。汝等将来作佛。寿命无尽。智慧无尽。福德无尽。乃至一切神通妙用。悉皆无尽。与佛齐等。无欠无余。正当恁么时。冥合本妙。作恁么生道。一念无生。全体显现。一念既生。森罗万象。今有三宝弟子吴宽乘。设斋供佛。广结良缘。为祈消灾免难。福寿高增。即今因斋庆赞一句作恁么道。良久云。无尽藏同无量寿。当来弥勒会龙华。

沙弥尼宽广请上堂

这个法王座。龙天常拥护。继佛续心灯。宏法是家务。象峰巍巍高插天。众峰环供一峰前。雪归岩穴泉归壑。翠竹黄花尽说禅。信具堂前提祖印。万派千流入海圆。今有沙弥尼宽广请法设供。为植福延龄。即今因斋庆赞一句作恁么道。良久云。龙女献珠成佛果。观音应现女儿身。交杖下座。

唐允恭连声海等居士送藏经请上堂

升座。拈香祝圣毕次拈香云。名通四海。德重八荒。拈来供养。启请大藏。唐居士允恭。连居士声海。陈居士培根。江居士嘉禄。何居士宽智。及四众人等。伏愿同登华藏玄门。共入毗卢性海。敛衣就座。僧问。藏经圆满即不问。世尊未开口时。经在甚么处。师云。葛藤遍地。进云。恁么祇园得现在底。如何是未来底。师打云。这个是现在底未来底。僧无语。师又打。问。如何是有句。师云。诸佛难开口。问。如何是无句。师云。燕子语喃喃。问。如何亦有亦无句。师云。日照寒潭万古清。进云。有无俱不立时如何。师云。月到三更分外明。问。如何是五蕴皆空。师云。有眼不见色。问。如何无智亦无得。师云。蚊子咬铁锤。问。一大藏经未审本命元辰在那一字。师云。当机不见旧时人。乃举古有一婆子。令人送供。请赵州为转藏经。州受施毕。下禅床绕一匝云。语婆子为转藏经竟。其人回举似婆子云。请彼转全藏。如何祗转半藏。州云。在老婆子分上只得半藏。师云。这婆子将沙博金。赵州随波逐浪。检点将来。果然只得半藏。即今南华一藏周完。且道如何是转底消息。若云有藏可修。有经可转。定堕拔舌泥犁。若云无藏可修。无经可转。亦堕拔舌泥犁。如何得透脱去。喝一喝。纂成一部零星藏。犹恨当年老蠹鱼。

佛诞日丁宽宝许宽柱居士请结制上堂

拈香祝圣毕云。高悬日月。剑挂眉锋。截断众流。当炉不避。理无曲断。车无横推。折栴檀片片皆香。饮醍醐涓涓甘露。须知向上提持。还他脚跟点地。召大众云。有脚跟点地者么。僧问。大地为炉。须弥为香。庆祝当今。阿谁酬价。师云。超然独步谢明君。进云。即今请师接待。有何指示。师云。一棒一条痕。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撑天古柏枝枝秀。进云。恁么这万里寒梅增意气。千峰翠竹绕云龙。师云。风流入面能生巧。进云。是处池中皆有月。谁家灶里更无烟。师云。闲言语。问。如何是死句。师云。青峰不解翻觔斗。进云。如何是活句。师云。觉后空空有大千。进云。不死不活时如何。师打云。向这里扬眉吐气去。问。世尊拈花意旨如何。师云。万象丛中一点红。进云。迦叶微笑又作么生。师云。年月日时俱是好。僧无语。师打云。无端撞著太岁头。乃云。铜头铁额。呵佛骂祖。棒下了无生。问答起今古。

元宵

今朝又是上元节。彻底穷源为君说。见佛不在麻三斤。何须更说干屎橛。佛身充满于法界。也是老婆心痛切。不昧本来是具足。一任东扯与西拽。眉毛绾向额中。自然与众各别。

佛成道日众居士请上堂

子夜踰城到雪山。藤萝青嶂白云间。芦芽穿透金刚眼。顶上容巢任鸟还。果满三祇成正觉。一生补处道心安。祗因错认明星现。四十余年把钓竿。僧问。夜睹明星即不问。如何是诸佛印。师云。杖头一句垂方便。问。如何是道人心。师云。汤火无虞泛碧流。进云。佛祖一口吞尽。还有众生可度么。师云。疑则别参。进云。学人到此。染污不得。师打云。顶戴奉行。问。佛祖未生时还有向上事无。师云。有。进云。若道有则触。若道无则背。请和尚判断。师云。顶门一具黄金骨。造次凡流岂可明。问。如何是内。师云。人贫志短。问。如何是外。师云。马瘦毛长。进云。内外中间俱不著时。和尚在何处安身立命。师云。棒头有眼明如日。教人到处得逢渠。乃云。急著眼。快先登。雪到红炉一点清。个里若无仙子客。临机棒下岂容情。

许国柱居士为超荐父母请上堂

升座拈香毕。执杖云。江汉春来风浪恶。骊珠击断苍龙角。优昙花老夜摧残。苦痛苍天空寂寞。梅开殿角。鸦噪庭前。觌露哲人面目。炉烟结篆。灯烛辉煌。全彰居士徽猷。于此荐得。便知秉钧老居士八十四年。生本不生。即今还驾无何有之乡。死亦不死。其或未然。山僧拨转云头别通一路去也。卓柱杖云。卓开地府天堂路。上品莲花朵朵开。水鸟树林演妙法。神栖安养紫金台。今有许国柱居士。来山礼祖。孝诚报亲。请法设斋。供养三宝。祈求追荐祖先考秉钧大人。先妣胡太夫人。超生极乐。且道即今超荐一句作恁么生道。良久云。

一点灵光通万象。普天遍地现全身。震声一喝下座。

新戒比丘尼宽慧等请上堂

执柱杖云。昨由云门到南华。带水拖泥路未赊。岚气迷蒙翳慧日。四山黯黯被云遮。目净空中无幻化。百城烟水旧生涯。断臂坠腰折足范。不辞远道驾三车。今日斋主为利冥阳。特请举扬个事。卓杖云。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妄缘非实。一切惟心。心境若空。一切妄缘从何而有。其迷妄也。妄见有生。妄见有死。于生死中。起诸恶业。造诸罪障。其离妄也。生如沤起。死如幻灭。于本无生死中。罪福俱幻。只在当人直下了当。触处无非净土。

何慧容居士请上堂

挥拂子云。即此用。离此用。通身是口横身动。四句中。百非外。扯破虚空作被盖。不说心。不说性。鱼龙得水成性命。不求佛。不求祖。抱个石头叫冤苦。不著圣。不著凡。大都缁素绝颟顸。幸得今朝本上座。当场与汝结同参。僧问。如何是第一诀。师云。柱杖臂头楔。问。如何是第二诀。师云。八面无休歇。问。如何是第三诀。师云。一雷轰轰烈。进云。学人则不然。师云。汝又如何。进云。诀诀诀。百草头边俱漏泄。师便打。问。铁马绕须弥。和尚作么生踏蹬。师云。一步到长安。问。如何是诸佛戒。师云。峰头闲云一扫开。问。如何是诸佛定。师云。明月清风常自在。问。如何是诸佛慧。师云。春色满园关不住。问。如何是诸佛性命。师云。一枝红杏出墙来。乃举高峰云。若论此事。如万丈深潭。下一个石头相似。先要知他四维羁碍所绊处。毫无罣念。然后加力一声。掀天揭地。如斯用功。七日若不明白这段大事因缘。可来截取老僧头去。大众还有会得高峰意么。会得请单刀直入。会不得。满地葛藤。参。

居士布宽静等请上堂

执杖云。幻游一个山野。从来是个担板汉。数十年来未曾与人说个禅字。今日狭路相逢。未免出乖弄丑。论到佛法。本无一法可说。近来佛法不是无法。实是佛法太多。经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又云四十九年未曾说出一字。诸仁者莫因老僧说无法。就在无法上计较。若著在无处钉橛。无法即早成有法也。今劝诸仁者。守个本分。不要妄生枝节。近见许多一向只弄虚头。向古人言语上穿凿。学拈颂。学问答。或在人前棒喝。竖指擎拳。从西过东。从东过西。推倒禅床。拂袖便行。转身作女人拜。打个觔斗出去等等。在古人是循机三昧。如今成了恶套。是吃前人干屎橛。所以幻游对诸怪状。作一切不理会。没有许多闲力气也。大众要会佛法么。老僧今将诸佛祖所有的佛法。尽情说与诸人听好么。昨夜幻游在禅床上。听得时辰钟——的嗒——的嗒——的走。阿。这个法音宣流大了。他说过去不可得。现在不可得。未来不可得。三世诸佛说法。都在里许。你们试听的嗒——的嗒。——下座。

民国廿三年由福州鼓山到粤

八月初二日阖郡官绅士庶送入曹溪是日适祖师诞日进香夹道缁素万人

初到曹溪门

以柱杖点云。南柯一梦到曹溪。天涯穷子今来归。今日有无权且置。呼为明镜尚成非。黄梅夜半传衣钵。堂堂千古放光辉。入室儿孙谁继武。灯灯相续显灵威。

上堂

今朝三月十五。众集鸣钟擂鼓。启请说戒上堂。宗律一如波水。万法本自圆明。切忌分歧彼此。若执向外驰求。面南欲看北斗。喝一喝云。古云。昨日夜叉心。今朝菩萨面。菩萨与夜叉。不隔一条线。诸子今即得戒。已田衣覆体。究竟是僧耶俗耶。大须仔细。直须掀翻。坐断两头。中亦莫立。听吾颂云。昨是白衣身。今成释子面。缁素一齐抛。凡圣都不见。诚能如是。上报四恩。下济三有。如或不然。只名名字比丘去也。且道如何是名字比丘。伤兹末运。狮虫乱法。诚可嗟叹。身披袈裟。不守佛戒。是非人我如山。嫉妒颠狂犹昔。无明贡高。贪嗔我慢。本愿为僧图谋解脱。未能悔过。罪恶重加。大众莫谓云上座不惜口业。说得利害。切须珍重始得。

监院佛辉请上堂

师卓杖顾视大众云。有么。众默然。师复云。众中若有仙陀客。免得文殊下一椎。下座。时监院自悟。随进方丈谢云。和尚今日说法。甚是深密。师云。汝得什么道理。院云。公不负学道之心。师云。有何长处。进云。但愿成佛。师高声唤侍者云。快领者僧去。山僧怕的是佛。

沙弥尼宏度请上堂

执杖云。昔佛姨母大爱道。求佛出家。

佛制女人不准出家。阿难再三恳请。佛说八敬法。令阿难传达姨母。姨母遵受。佛许开戒。遂减正法五百年。虽然。非阿难不知世尊密意。非世尊无以度脱女人。自始以来。诸女辈于佛出家悟道证果。不可胜计。法华会上。诸尼受记。奋迅比丘尼。善财参叩总持。灌溪服膺于末山。大慧之印可妙总。妙湛圆明。岂分男女。只在一念回光。始信与佛无异。尔诸尼众。得受净戒。虽未即到无垢成佛。亦幸解脱女形之累。得参三宝之尊。亦是火里生莲。不易得也。从今已往。宜各发出世心。修出世行。迥超物外。毋染尘缘。以智慧明鉴自心。以禅定安乐自心。以精进坚固自心。以忍辱涤荡自心。以持戒清净自心。以布施解脱自心。自他兼利。两足圆成。作苦海之慈航。为法门之柱石。名真佛子。真报佛恩。现前诸尼。宜共勉励。

上堂

今是三月二十一。斋主请法祈福利。升座拈拂说无言。生平伎俩弄穷极。第一义门问如何。未出方丈已说毕。夜半乌鸡上须弥。撞倒帝释灵霄殿。举起拂子云。云上座一生是个呆子。木石无异。今虽与众法语。不过粥饭因缘而已。不是究竟。亦非实事。诸仁者得省要。不与山河大地交涉。处处发明。其道真常。能可究竟。何以。若向文殊门悟入者。一切土地瓦砾助汝发机。若向观音门悟入者。一切音响虾蟆蚯蚓助汝发机。若向普贤门悟入者。不动一步。遍历十方。以此三门助汝深入。会么。良久云。觅火和烟得。担泉带月归。拂子拂一拂。下座。

张质齐居士请上堂

举香严在百丈问一答十。机锋迅捷。丈迁化后。到沩山。山曰。 闻你在百丈问一答十。是否。曰是。山曰。父母未生前试道一个看。严不能对。归寮将平昔所学。翻阅一上。竟无可答。亲到方丈请益。山曰。若为汝说破。已后骂我去在。严更转急。发愿入山密行。一日芟除次。抛瓦砾击竹作声。豁然大悟。偈曰。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沩山闻谓仰山曰。香严会去也。仰曰。待某甲勘过始得。仰问香严。闻汝有悟道颂。试举看。严举前颂。仰曰。此是闲时构得。严又举一偈云。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尚有立锥之地。今年贫。锥亦无。仰曰。如来禅许你会。祖师禅未会在。严又一偈曰。吾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曰。且喜师弟会祖师禅也。后住南阳尝示众云。若论此事。如人在千尺悬崖。口衔树枝。手无所攀。脚无所踏。忽有人问西来意。不对则违所问。若对又丧身失命。正恁么时。作么生。时有虎头上座云。树上即不问。未上树请和尚道。严呵呵大笑。师云。这是香严二十年打成一片底消息。居士若荐得。即与香严同一鼻孔。其或未然。如来禅。祖师禅。正是虚空钉橛。捏目生花。

沙弥尼清霭沛弘请上堂

曹溪渊深。阒寂无门。象峰顶上。攀跻无路。浅水钓鱼龙。平田寻虎豹。劳而无功。一场笑具。袈裟不得拖地。钵盂不用安柄。冬瓜茄子萝卜头。度波檀波那□□优婆利尊者来也。自从舞得三台后。拍拍原来总是歌。

为佛山仁寿寺如意宝塔开光

执如意云。如来塔庙。遍满人间。诸佛法身。量周沙界。兹者庄严仁寿禅寺。如意宝塔。大功圆满开光。称扬般若。万德洪名。旋绕三匝。加持密印。仰谢百灵。祝愿塔身与烁迦罗心而并固。共舜若多性而常存。即今檀信功成。福垂千古。庆赞作恁么道。良久云。高超碧玉虹千尺。仰视祥光万佛来。

众居士请上堂

卓柱杖云。东君昨夜通消息。报道今宵月正圆。喝一喝云。年年是好月。日日是好时。大众还会悉么。时西堂掷出磬椎。师云。任凭沧海变。终不为君通。乃举云门到江州。有陈操尚书才见便问。三乘教典即不问。如何是衲僧行脚事。门云。曾问几人来。操曰。即今问和尚。门曰。即今且置。如何是教意。操曰。口欲谈而辞丧。为对有言。心欲缘而虑忘。门曰。口欲谈而辞丧。为对有言。心欲缘而虑忘。为对妄想。除此之外。毕竟作么生是教意。尚书无语。门云。汝岂不见经中道。治世语言。资生事业等。皆与实相不相违背。何故今日钝滞如此。尚书于是作礼谢云。某甲罪过。师挥拂子云。昔日陈子亲到宾阳鸡山扣击。遭老僧几回毒手。素知他闺阁中物。不肯放下。虚度多少光阴。今日为伊点破。以拂击禅床云没奈何打破戽斗。

黄衡秋居士请上堂

云门顾鉴笑嘻嘻。拟议遭他劈面批。不识有谁亲会得。与渠把臂入林归。还有会得这个么。问。红尘滚滚如何得脱。师云。无须锁子两头捏。进云。恁么则摸索不定。师打云。与汝穿却鼻孔。乃云。人人本具。个个不无。守株待兔子。指月话葫芦。若能当下翻觔斗。何须向外觅亲疏。

至宝林门

以柱杖指云。明明曹溪路。宝林门洞开。十方禅和子。悠悠任去来。达此逍遥境。清虚绝尘埃。法界匪中边。一门众妙赅。

弥勒殿云

大腹便便笑呵呵。大千沙界雨芬陀。不离布袋乾坤大。三会龙华补佛陀。展拜。

韦驮殿云

三洲感应现童真。降魔伏丑具威神。咦。灵山咐嘱犹留耳。赫赫将军护法身。展拜。

五祖殿云

东土传承。一花五叶。北秀南能。枝枝叶叶。展拜。

六祖殿

拈香云。年年二八八二日。现出空中飞鸟迹。虽然遍界不曾藏。离娄窥测不能及。毕竟如何委悉呵。烧香云。今日分明指示。

憨山大师座前

拈香云。海内无敌手。鼓山是对头。一回思忆著。令人恨不休。为甚么不休。召大众云。两个泥牛斗入海。一度拈香一度愁。再上香云。今德清。古德清。今古相逢换了形。法运兴衰听时节。入林入草不曾停。展拜。

大殿

拈香云。娑婆教主。义阐无生。甚深妙法。谁佛谁生。展拜。

入方丈云

入先德之堂。登先祖之座。横按镆邪。全提正令。此是历代祖师宏法利生之处。今日不肖到来。又作么生。弹指三下云。弹指圆成

八万门。一超直入如来地。展拜。

法堂

以柱杖指法座云。巍巍宝座。祖祖相传。头头无碍。法法皆玄。当阳头出。挤攀回绝。铁眼铜睛。仰之不及。山僧到来。有甚奇特。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以柱杖一指云。升。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不从天降。岂属地生。爇向炉中。专申供养。本师释迦牟尼佛。及一切诸佛诸大菩萨。西天东土历代祖师。本寺开山智药尊者。六祖大师。中兴继位诸老和尚。伏愿佛日增辉。法轮常转。敛衣就座上首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执杖云。大事分明无一法。因缘未了又多端。憨山去后来今我。古刹重兴赖众缘。本寺是从智药尊者开山。谶后一百七十年。有大圣人来此说法度人。成圣者数多如林。故名宝林。至我六祖来开化至今千数百年。度生无数。虽其中不无兴替。至明代憨山祖师重兴。挽回纲宗。今又越三百余年。继起乏人。久成荒废。此次山僧在鼓山。三梦六祖唤来。复承宰官居士发起重修。派人到鼓山简请。事不获已。勉应其诚。今日虽临此座。自惭德薄慧浅。理事生疏。全仗大众护持。洒甘露于枯枝。布慈云于火宅。共维祖庭。即今勉力维持。作恁么生。向东西合掌云。袈裟角下四天王。下座。

南华寺凿放生池工竣上堂

参禅一著。如开池相似。山门之内。一泓大池。渊深宏阔。含藏群象。灵泉涌其中。鱼龙游其内。山光云影。日月星辰。靡不于中显现。其水入于田。则溉润禾苗。流于海。则兴波作浪。恁奈岁月绵延。堤防不密。被淤泥沙砾之填塞。积如平芜。泉源涸竭。荆棘丛生。既无渊深之德。又乏辉映之功。自昔至今。无有下手者。如是山僧辟草莱。诛荆棘。运沙泥。固堤岸。旷日持久。施工不辍。不觉一时灵泉迸涌。荡漾依然。功夫到这里。推门落臼。然光不透脱。古谓之真常流注。所以道法性真常离心念。二乘如此亦能得。但只是化城止息。若向这里加功运行。迸却池岸。掀翻池底。向没下手处。猛与一锄。尽管十方世界。乾坤大地。情与无情。尽向渠侬手中乞命去也。如驴觑井。不入众数。如摩尼宝珠。普应众色。如乐见药树。病见即愈。功夫到这里。谓之真参。然也是化城止息。正与么时。众中忽有个汉出来问。如何是宝所。山僧不觉呵呵大笑。且道笑个什么。笑南华今日与人说道理禅。

上堂

升座。拈香祝圣毕。上首乎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挥拂子云。昨夜三更时分。擎天柱神与主地神菩萨。将乾坤右旋一转。惊起南海波斯七金山树神。□跳上光音天。金轮王飞行四天下。弗婆提天雨珠轮。拘耶尼天雨金轮。郁单越天雨摩尼。阎浮提天雨七宝。风不鸣条。雨不破块。稻麦菽粟。自然生熟。弥勒菩萨从兜率内院下生人间。俾人人不参而悟。不修而证。或证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果。或证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乃至草木昆虫。含灵蠢动。悉获无生法忍。山僧拂子。在冷地上不觉失声一笑。且道笑个什么。万象欣随斗柄转。百年难遇岁朝春。白椎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交杖下座。

曲江商会同人请于大鉴寺说法上堂

四众普集。凡圣交参。向上风规。当阳披露。拈一机而众机顿赴。曹溪路上。不妨立脚。举一派而万派齐收。南华门下。正好安身。金龙不守深潭。丹凤岂择桐枝。放旷随缘。逢场作戏。固是衲僧本分事。只如南斗流光于曹溪。波斯进宝于瑶池。百凡顺适。贸易如意。又作么生话会。买铁得金。满场富贵。

除夕举古云

去年贫未是贫。大雄山上起白云。今年贫始是贫。殿堂剩下破沙盆。拈著东来失却西。惟有这个旧主人。去年富未是富。添得一条娘生裤。山中有个陈樵子。不知春秋多少数。遂竖拂子云。贫富贵贱。俭素奢华。都不出这里。香岩真净二大老。总在去年今年里跌交。未见输赢。只如曹溪年穷岁尽。除夕一句。毕竟如何吩咐。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那许闲工夫。说甚无与有。

张子廉赵镜涵王治平李执中居士等请上堂

执杖云。今朝七月十五。目连神通救母。幸得诸佛欢欣。救拔冥中罪苦。且道即今冥阳两利事。如何举扬。以杖画○相云。水陆同真际。含灵何欠余。法施无彼此。妙理绝亲疏。天堂地狱息。心皎月圆孤。了兹平等性。凡圣本无殊。今有三宝弟子赵宽镜张宽廉等。为祈消灾息劫。植福延龄。超荐幽冥。往生净土。请山僧登座。举扬向上。且道即今超荐息灾。作恁么道。良久云。一钵和罗饭。普供佛法僧。延福消灾难。莲池上品生。震声一喝。下座。

上堂

僧问。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树。有人来问。如何答话。师云。悬崖有个玉麒麟。进云。未审是树上语。树下语。师云。踏破孤峰月更明。僧一喝。师打云。不知春色早。犹待雪花飞。有居士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云。山僧脚下两重泥。士无语。师打云。鹬蚌相持。渔人得利。乃云。今辰三岔众居士。敦请山僧举向上宗乘。无奈住持事繁。且举一则现成公案。不负当人之请。昔王常侍参临济问曰。众僧看经否。济云。不看经。还参禅否。济云。不参禅。既不看经。又不参禅。作个甚么。济云。总教伊成佛作祖去。侍曰。金屑虽贵。落眼成翳。济云。将谓汝是个俗汉。师著云。相随来也。敢问大众。山僧这一转语。是常侍相随临济。是临济相随常侍。喝一喝。下座。

曾宽璧区宽渭罗惟善刘惟琦众戒子请上堂

挥拂子云。佛子受佛戒。即入诸佛位。瞿昙老子恁么说话。面皮厚多少。沙弥十支。比丘二百五十支。菩萨三聚。十重四十八轻。乃卓杖云。被山僧一卓粉碎了也。说甚么止恶防非。开遮持犯。白四羯摩。全体戒定慧。这里见得澈。能把住。便是澄潭月影。静夜钟声。随叩击以无亏。触波澜而不散。入曹溪路上。也许诸人随分走些。若是宝林门户。未许攀仰在。不见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即今如何是心戒。□。若会得。不妨将一句道来。其或未然。山僧自道去也。良久云。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喝一喝。下座。

方养秋居士请上堂

万法归一。昨日事毕。一归何处。今朝长至。倘有透得关者。出来通个消息。僧问。万法即不问。如何是冬至底事。师云。春光一线长。进云。未审佛法长多少。师打云。根深万事足。乃云。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面八方旋风打。虚空来连架打。此是先圣为人痛快处。若信得及。不劳山僧棒如雨点。喝似雷轰。若作道理会。即辜负己灵。若不作道理会。又颟顸佛性。倘有汉子出来道。打也恁么。毕竟意旨如何。但向他道。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光卒未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