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九年于昆明圆通寺建水陆道场

2022年9月9日16:09:12阅读模式

上堂

若论第一义。有口也难宣。未出方丈室。早已错在前。即今登上座。也只得将错就错。暂假柱杖子通个方便。且道如何是方便。以杖画○相云。揭谛揭谛。娑婆诃。此事从来漏泄多。庭前柏树千古秀。台山蓦直老婆婆。作法辛勤无别事。夜为诸子洗忏摩。休戈共庆尧天日。四海同唱太平歌。今因新戒请法。祈净三业。且道三业作么净。良久云。莫把是非来问

我。浮生穿凿不相干。交柱杖下座。

师诞日上堂(云栖寺)

问。白龙洞里金波涌。华亭峰顶紫云腾。为瑞为祥即不问。仰申庆祝事如何。师云。外扬家丑。进云。只如四众临筵。侧耳雷音。未审向上宗乘。作么指示。师云。破粪箕。秃扫帚。进云。古径无人跨脚来。招提下跨又如何。师云。缩却头。伸出手。进云。与么。则碧鸡一枝重拈出。声光即是育王城。师云。落露孤鹜。秋水长天。问。昔日僧问赵州和尚春秋几何。州云。苏州有。意作么生。师云。滇南也有。进云。昔日赵州。今日和尚。师云。驴腮对马嘴。问。秋风绽黄菊。秋水绝点瑕。彩云空中现。宝掌寿无涯。师登宝座。说甚法要。师云。舌在口里。进云。恁么则谈玄口不开。师云。闷煞阇黎。进云。今日忽闻狮子吼。阶前顽石亦点头。师云。卖宝遇著瞎波斯。问。三星拱照。五福临筵。如何是福。师云。坐的坐。立的立。进云。如何是禄。师云。钵盂朝天。柱杖壁立。进云。如何是寿。师云。山僧今年八十七。逢人切莫说八九。僧各礼拜。师乃云。缩却头。伸出手。无端特地扬家丑。行年刚到八十七。逢人莫唤作八九。任他苏州有。滇池有。是破粪箕。秃扫帚。说甚三星临筵。五家宗旨。果能湖海不污。自然金波浩渺。如何侧耳雷音。未免驴腮马嘴。诸昆仲知不知。孤鹜落霞。长天秋水。

上堂(云栖寺)

举洛浦久为临济侍者。一日辞去。济以柱杖画一画云。过得这个许去。浦一喝便行。济升座曰。临济门下有个赤鳃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也。不知向谁家虀瓮里腌杀。浦游历罢。直往夹山顶上卓庵经年。一日。夹山修书。令僧持往。浦接书便坐却。再展手索。僧无对。浦便打曰。归去举似和尚。僧回举似山。山曰。者僧若开书。三日内必来。若不开书。斯人救不得也。浦果三日后至夹山。不礼拜。乃当面叉手而立。山曰。鸡栖凤巢。非其同类。出去。浦曰。自远趋风。请师一接。山曰。目前无阇黎。此间无老僧。浦便喝。山曰。住住。且莫草草匆匆。云月是同。溪山各异。截断天下人舌头。即不无阇黎。争教无舌人解语。浦伫思。山便打。师乃顾视左右云。此是洛浦呵佛骂祖。气吞诸方。牵挽不回底手段。怎奈落在临济符谶中。向夹山虀瓮里腌杀。即今众中还有如洛浦者么。时有僧才出。师云。腌杀了也。僧一喝归位。师卓柱杖云。但愿春风齐著力。一时吹入我门来。

示众。 古人开堂接众。单为自己脚跟下有段大事因缘。终日行持。不知乘谁力用。每每说禅说道。臆见亲疏。争强辩论。难以具陈。自后勿论久参初学。不得坐在无事甲里。宜当求师抉择。勘验功夫得力不得力。相应不相应。时时检点。刻刻提撕。如或不知下落。弗许擅弄机锋。徒逞舌辩。倘有曾得个事者。更要问汝如何是机先句。如何是当机句。如何是末后句。此三转语。是衲僧底巴鼻。众中有出格超群者。进方丈通个消息。

护法王达才梁宽净居士请上堂

执柱杖云。人天路上福为先。供佛斋僧结胜缘。不昧灵根求佛智。殷勤请法望宣传。此法从来未曾失。不须向外别寻觅。常在六门放光明。鉴地辉天无穷极。诸仁者识不识。饱子馒头原是面。朝朝鸡向五更啼。今有护法居士王远才梁宽净来山。请法设斋。供养三宝。为祈植福延龄。且道因斋庆赞一句。作恁么道。良久云。寒岩回暖信。花笑不萌枝。交杖下座。

上堂

新戒弟子请上堂。执杖云。一法若有。毗卢堕在凡夫。万法若无。普贤失其境界。出有无之外。一条通天大路。须菩提解之为空。优波离持之为戒。阿阇世王获之证无根信。勇施菩萨悟之入无生忍。涅槃会上。广额屠儿。放下屠刀。道是千佛一数。善来菩萨子。依样画葫芦。即不无画成。后如何行履。牵犁拽耙气冲天。露爪张牙得人怕。呵呵。是甚么语话。振威一喝。下座。

除夕吃茶

吃茶便吃茶。辞年分岁莫说他。花生到口香扑鼻。糊饼壳上有芝麻。若作佛法商量。大众无分。全是老僧。不作佛法商量。老僧无分。全是大众。毕竟如何。——一声爆竹。几点梅花

解夏自恣普说

南泉曾说。捉得沩山水牯牛。山村上下任遨游。自从认得曹溪路。寒暑穿梭听自由。诸仁者。自从安居结夏。九旬禁足。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瞬即过。衲子磨炼身心。刻苦意志。三业清净。六和知敬。遗教经云。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南泉所谓学人牧得一头水牯牛。随分纳些些。但吾等初机之士。心猿意马。最难调伏。安居期内。三业失检。六和失敬。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者。或亦有之。因迷己逐物。不自见过。又或明知故昧。言行不顾。心外驰求。不得自由自在之分。自恣仰凭大众。互相恣谏。勿?悔改。纵宣己罪。恣僧举过。内彰无私隐。外显无瑕疪。互相砥砺。补助精修。以张我佛圣制。培植良才。成就法门大器。心游觉道。触处皆通。即今解夏一句作么生。良久云。一结一解寻常事。万水千山自去来。——得个甚么。

佛诞日居士丁宽妙李宽修张宽正蔡宽来等请师浴佛上堂

指天指地。为谁出气。九龙吐水。怎么回避。今朝落在幻游手里。恰似个泥塑木雕底。召大众云。会么。众出作礼。师云。将者说大话底小释迦。丢在东洋海底洗净。然后同泥牛石虎。跳上须弥。掉转头来。方与诸人通个消息。乃挥拂子云。□地一声狮子吼。十方世界尽归依。更有一个归不得。倒骑铁马上须弥。

解制上堂

金刚圈。栗棘蓬。拈来觌面喜相逢。不识云门干屎橛。徒劳掉棒打虚空。大众。诸方尽说结制有益。谁知画地为牢。山僧今日平实商量。只要诸人共知。切莫冷灰里坐却白云。直须大海中摇头摆尾。何故。□。堂堂无背向。步步振家声。且道今日解制有何消息。僧问。结制解制。是同是别。师云。鸡鸣时节五更钟。问。如何是有句。师云。八面起清风。问。如何是无句。师云。金乌海底红。进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此时如何。师笑云。碧波处结莲蓬。问。学人今日不问话。和尚作么生。师云。老僧不答话。汝又作么生。进云。瞒某甲不得。师云。瞒过不少。问。以幻修幻时如何。师云。袈裟一片黑。进云。以幻灭幻时如何。师云。尽夜有明珠。进云。诸幻尽灭。又作么生。师打云。一条红线手中牵。问。如何是金刚圈。师云。跳不出。问。如何是栗棘蓬。师云。吞不入。进云。恁么则难以决断。师云。怪老僧不得。乃云。扬眉瞬目。鼓腹嘻嘻。杖头得意随方去。一曲阳春和者稀。

槟榔屿极乐寺盂兰盆会众请上堂

卓柱杖云。一钵和罗饭。供养佛法僧。延生消灾难。冥福获天生。今日众姓修此法会。且道这一铺功德。从甚么处得来。大众知么。树大也须从地起。山高怎奈有天何。虽然如是。只如天地未分以前一著。落在甚么处。良久云。切忌道著。珍重。下座。

民国九年于昆明圆通寺建水陆道场

上堂

以杖指座云。五云瑞景映城头。叠翠拖红掩画楼。金马碧鸡悼忠节。昆明湖上月如钩。喝一喝。升座。拈香云。今日为联帅唐公及诸大檀那作法王之金汤。悯众生之苦恼。尤念六道群灵。古今战士。水火毒横。种种殇亡幽魂等类。“特颁训令。”遵依梁皇仪轨。诚建冥阳水陆普度大斋九昼夜。备种种庄严。设种种妙供。供养三宝。云集缁流。转诵三藏秘典真诠。仁慈斋戒。济贫赦狱。断屠放生。凭兹众善。以利苍生。伏愿干戈永息。征马解鞍。四海清宁。工商乐业。士庶祯祥。虚云奉请“率请”禅德僧侣。克尽真诚。登斯法座。举扬宗乘。诸佛奥旨。且道诸佛奥旨如何举扬。作圈相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只如一心不生。即是诸佛住世。一念忘照。即是诸佛涅槃。直向离心意识参。绝凡圣路学。如斯会得。有甚诸佛住世涅槃。能契合。则圣凡幽显。动植飞潜。咸仗良因。均沾妙利。共享升平。当此之时。功圆果满。事遍理周。直下无私一句恁么道。卓杖云。化扬汤网山川外。同庆尧天雨露中。

为宝三和尚荼毗举火

卓杖云。 三界由想有。百年成梦游。忽尔风吹劫火炽。翻然大海灭浮沤。宝上座。赋归休。透脱六处。撇开两头。云山有路平如砥。月殿无人冷似秋。以炬作○相云。烧。

解制上堂

德山棒。临济喝。时到秋来桐叶落。今朝月令更不同。杨歧驴子三只脚。此四句内有一句。能纵能夺。能杀能活。若能检点分明。劳东说西说。西堂出问。娥眉女子须拖地。焦尾大虫脚指天。此是何人分上事。师云。用不堂便喝。师云。用不著。堂又喝。师云。用不著。堂作女人拜。师云。用不著。堂作礼归位。师乃云。言见谛。句句超宗。无情说法。柱杖成龙。其或未然。长文短颂。卓柱杖下座。

岁朝上堂

问。如何是新年佛法。师云。爆竹连声响。如何是旧年佛法。师云。□地起春雷。问。腊梅开谢事如何。师云。还我核子来。僧无语。师传打。乃云。春风浩荡海天长。情与无情共举扬。独有梅花先泄漏。横枝疏影暗浮香。——闻么。

徐宽禧居士请上堂

个事无形色更强。有何佛法可商量。庭前柏子连天翠。谂老拈来话柄长。僧问。猛虎出洞时如何。师云。狮子当轩。进云。见虎不伤时如何。师云。还我性命来。僧一喝。师便打。问。如何是大力白牛。师云。凡圣同耕。进云。收来时如何。师云。穿著鼻孔。进云。放去时如何。师云。水草具足。乃云。衲子聚满堂。春光一线长。白云飞古洞。别是一家乡。

董雨苍居士请上堂

雨后晴空山色秀。紫霞终日倚长天。不是寻常新气象。当机历历古今玄。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山寺日高僧未起。问。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堂前衲子笑盈眸。问。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子夜不知归何处。问。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晓来又上白云楼。乃举香林曾受营中二将军供养。既久。未言一句佛法。一日问曰。和尚三十年来不言一字。教我如何得入。林云。二位将军吃底是什么肉。曰。猪肉。曰。何不吃人肉。曰。人肉吃不得。曰。人肉何似猪肉。二将军于此有省。者段公案。千古不磨。山僧受董檀越供养。未食猪肉。先食人肉。倘有个不甘底出来问。猪肉即是。人肉即是。则向他道。猪肉人肉。舌头无骨。食著滋味。千足万足。

张拙仙居士请上堂

庭前老柏叶重新。古殿涵元意更深。照得前峰添个事。山河明暗两相亲。且道是山门景致。是后人标榜。僧问。如何是金刚王宝剑。师云。动著血淋淋。问。如何是踞地狮子。师云。一吼万山倾。问。如何是探竿影草。师竖柱杖云。会么。问。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师便打。乃云。歌罢一场声外曲。落花流水味无生。

为杭州弥陀寺智慧法师起灵罐

以杖指罐云。者个没巴鼻。权名舍利罐。大摄尽虚空。小入微尘内。出没隐显中。荡荡观自在。去来任自由。随缘无罣碍。诸上座。是甚么。咦。切忌拟议与思量。请出化城归宝所。

入塔

以如意作○相云。与师别将四十年。难忘金旻一指禅。吴越风光欣赏遍。海门曾忆了楞严。如是幻游如是佛。如是莲台不夜天。这个无缝光明藏。大千沙界总周圆。恭维智慧老法师。律净严身。行愿功满。宏法事毕。幻缘境迁。回首故乡。皓月孤悬。感众仰慕。歌颂难宣。特于无影响山中。择片无阴阳地。建斯无缝宝塔。妙峰起秀。庚山甲向。四界分明。护神围绕。今朝时吉日良。请师居此胜幢。吉祥如意。不涉春秋。人天奉献。即今入塔作怎么道。捧灵罐送位云。舍利送入光明幢。万古光明无尽藏。喝一喝退出。

上堂(云栖寺)

负债酬劳。业缘未毕。鸡山偿罢。又入云栖。以杖作○相云。这个还有许多般事么。喝一喝云。逢场作戏似云流。水月随缘尚未休。一念动经无量劫。普贤行愿善财酬。本师恩德尤难报。祖席传承不断流。草木有知怀雨露。丘陵泉石结良俦。悬杖云。者个是无情说法。如何是结良俦底消息。还有见闻者么。有即请出相见。久之乃云。若无。请柱杖子

报告。卓杖云。三月桃花红似火。杜鹃啼血不

相干。

上堂

举香严老人云。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云上座亦有一颂。颂云。柱杖横身合时节。佛魔蓦头棒出血。若问祖师西来意。万里无人一条铁。顾左右云。不是龙门鲤。徒劳遭点额。今有善信请法。即今作恁么道。良久云。 扬眉瞬目。鼓腹讴歌。杖头会说。不要啰苏。

上堂

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于他未尝同。于我未尝异。若祗这便是。当头触忌讳。若只这不是。甚处能藏避。所以道无是无非。不即不离。三世诸佛。同宣此义。敢问诸人。且道毕竟是甚么义。良久云。向下文长。付在来日。即今为护法事作恁么道。来日来日。秘密秘密。下座。

上堂

几经兴废没山坡。沧海桑田变幻多。名与残碑相契合。依旧云栖供佛陀。众兄弟。本寺今名云栖。与旧名云栖。是同是别。天布彩云。地涌青莲。又有何奇特。良久云。华亭峰下懒行游。开尽芙蓉已暮秋。眼底滇池五百里。几人收尽豁双眸。——参。

按九月十九日。“合省官绅送进院。空中满现彩云五色。后华亭寺改名云栖。因修寺挖出古碑。亦名云栖。”

诞日众居士请上堂

问。昨夜西山雨倾盆。今朝古柏又重新。且道甚么人境界。师云。老僧有口不会说法。进云。阳春白雪古难酬。请和尚亲唱一曲。师云。无耳解知音。进云。恁么则西峰云秀。昆湖生光。师云。也不消得。乃云。木马驰驱旧战场。铁牛耕地苦忙忙。分明寄与知音者。万古西山日影长。喝一喝下座。

诞日德明西堂请上堂

升座举百丈侍马祖行次。见一群野鸭子。祖问是什么。丈云。野鸭子。祖曰。何处去也。丈云。飞过去也。祖扭丈鼻。负痛失声。祖曰。又道飞过去也。丈乃大悟。回堂痛哭。同寮友问曰。想父母耶。曰无。曰为什么哭。曰你问和尚去。友问祖曰。海侍者从和尚游山。回寮大哭。不知何意。祖曰。你问他自知道悟也。丈听得欣然大笑。友曰。你才大哭。因何又笑。丈曰。适才大哭。如今又笑。三日后。百丈再参次。祖目顾绳床角拂子。丈曰。即此用。离此用。祖曰。你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丈取拂子竖起。祖曰。即此用。离此用。丈即挂拂子于旧处。祖震威一喝。百丈三日耳聋。所谓百丈得大机。后黄檗闻举。不觉吐舌。故得大用。痛打临济。棒下安心。立玄要。分宾主。显照用。析料拣。深入堂奥。千古不移。众中有能翻此案者么。出来与柱杖相见。时膺西堂才出。师便喝。膺亦喝。师即打。膺又喝。师云。我也喝。你也喝。毕竟意作么生。膺作礼。师云。灵龟曳尾。拖泥带水。问。如何是指天指地的消息。师云。心粗胆大口多疏。进云。父母未生时指个什么。师便打。问。生死即不问。向上事如何。师云。一条柱杖搅天长。进曰。今日□。师云。齁声未断日头红。进云。恁么。则天下太平去也。师打云。莫道无事好。乃云。临济棒下无生忍。百丈临机不见师。若问今朝端的意。山前石象解生儿。

起七

戒期堂中修静七。笑坏诸方老古锥。不合如来威仪法。金刚脑后痛下锥。香板摘出虚空髓。蒲团压倒优波离。守戒不许执持犯。似听孤猿月下啼。以香板点地云。起。

解七

结七惟究心地法。悟明心地便解七。结解从来无同异。古今悟迷岂有歧。凡圣一条路。生佛本同侪。竹篾无所事。心空及第归。以竹篾一举云。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