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逢知己

2022年9月12日17:59:45阅读模式

老和尚自力移钵盂庵门前巨石后,己博得大众的信仰,于是展开修寺的工作,独往腾冲募化,留戒尘师在寺料理内务。由下关至永昌,过和木树,这条路有数百里长,粗荦难行,官民从来不曾修理过。据当地土人说:‘有一位外省来的僧人,自己发心苦行修路,不捐募,任来往的人助火食。数十年来,没有退变。因此这条路已修通了十分之九。蒲漂人感念他的德行,想修孔雀明王寺供养他,他不愿意,只顾修路。’老和尚听到这句话,认为奇怪,循路前进,将近黄昏,那僧人荷锄携畚将归。上前问讯,那僧人瞠目不理睬,老和尚也不顾,跟随到寺,见他放下锄头,上蒲团结跏趺坐,老和尚参礼,他不看,不语。老和尚也向他对坐。第二天早晨,那僧人做饭,老和尚给他烧火,饭熟,也不招呼,各自取钵盛食,吃完了,那僧人荷锄,老和尚负箕,共同搬石挖泥铺沙,共同起止。如是十余日,彼此未曾开口说话。有一天晚上月明如昼,老和尚在寺外大石上趺坐,夜深未进寺,那僧人轻步至老和尚后背,大喝说:‘在这里做什么?’老和尚微开两眼缓声合应,‘看月’。那僧人说:‘月在何处?’老和尚答:‘大好霞光’。那僧人说:‘徒多鱼目真难辨,休认虹霓是彩霞。’老和尚说:‘光含万象无今古,不属阴阳绝障遮。’那僧人握着老和尚的手大笑说:‘深夜请回休息。’第二天畅叙甚欢,那僧人自说是湘潭人,名禅修,少出家,二十四岁在金山禅堂得个休歇处,后朝山到西藏,由缅甸回国,见这条路崎岖,人马可怜,因感持地藏王菩萨往行,发心独修这条路。数十年来,不曾遇见知己,现年八十三岁了。今日有缘,才倾吐这一段因缘。老和尚也把自己出家的因缘告知那僧人,第二天早饭后彼此大笑而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