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兴曹溪南华寺

2022年9月12日18:07:10阅读模式

  是岁,师到南华,只见殿宇已倾,房屋破坏,只得盖搭葵莲竹屋以住众,而诸方来客,达数百人,粤韶官绅眷属多来随喜,皈依甚众。是冬传戒,入晚说菩萨戒时,山门外忽来两道电光,近视,乃猛虎也,时达官贵人有带兵弁举枪欲击,师急止之,虎伏阶下,驯若家犬,师为说三皈依戒,嘱其勿伤人,应归深山去,虎三叩首,似晓人意,遂摇尾而去,临去时,回头顾视,状似依依不舍,至每年间,此虎必在寺之左右出现二三次,但不伤人。
  师九十六岁,李公汉魂调任东区,兴建乏人相助,事益艰难,春期传戒后,应香港东华三院邀请,赴港启建水陆法会,事毕,回鼓山重建回龙阁,建回龙阁事,全部交托其皈依弟子徐孚料理,徐公系福建财政厅长,不到半年,回龙阁巍然回复旧观。师辞住持,请圆瑛法师继任。师重回南华,但南华建筑费需数十万金,时间非历数年不可,而各等工作计划,按步就班,逐渐建设,先建祖殿、观音堂、寮房,是冬,寺后伏虎亭之北,卓锡泉之南,有老柏三株,枯已数十年,今而忽发新枝嫩叶,成一瑞兆。
  师九十七岁,南华循例春期传戒,将解戒,曹溪驻防军第十六团团长林国赓,由穗携来一白狐,于南华放生,师为说三皈五戒,纵之后山林麓,时常来寺求食,狐受戒后,即不食肉,喜吃果饼,修寺工匠,戏以肉赠食,狐即怒目爪擦,以示相欺。后窜去,数日不见。一日,为乡人所逐,攀升树巅,沙弥白师,师出展望,狐一见师,即攀下,在师前跃跳,状若驯犬之见主人;自此前后狐常在丈室盘桓,每听师音声,摇尾趋前,状若要求听师法要一般,师慈颜以待,常与说法;当师对它说法时,白狐前脚伏在地面,作礼拜状,两目灼灼有光,以示恭闻。自古狐狸听法,时有常闻,但此亦成一奇迹。入冬,寺内打禅七,是时老人有病,一个晚上,余与观本法师,副寺福真师均入禅堂坐禅打七,丈室仅存老人一人,老人因渴欲饮开水,从床而起,室内黑无灯火,忽撞及桌角,腰间受重伤,倒地呻吟许久,禅堂开静余等回来,才发觉老人倒地,此时老人几不能言语,观本法师著惊,叫寺内数僧人将老人扶起,用药醋擦;天明,马坝皈依弟子罗站长闻悉,马上到韶关延医来寺医治,但医一次,师已拒绝,两月后伤势才复愈。
  师九十八岁,照例传戒,此时师又有病,不思饮食,在戒期中佛事,师一一都能应付,尤其在传比丘戒时,登比丘坛,尚须人扶,说比丘戒,一说八九点钟不停,声音宏亮,愈说精神愈好,像无病状,像这,似有神护助。是时西藏荣增堪布活佛,罗格更桑等十余人来寺皈依。
  师九十九岁,春戒后,应穗诸护法居士邀请。赴广州讲经,又赴香港东莲觉苑建大悲法会,秋后回南华。
  师一百岁,春戒,各方来寺求戒更多。寺内设坛每日礼忏二小时,祈祷世界安宁,超度阵亡将士。寺内大众减省晚食,资助赈款。
  师百零一岁,重修曲江大鉴寺,为南华下院,又修月华寺,以接海众。
  师百零二岁,南华建设工程,已完成八九。又将两年众弟子供养果资二十余万元,拨交赈济饥民。
  师百零三岁,是年传戒,寺内老樟树神来求戒。七月日机八架,绕寺不去,一机俯冲,投一巨弹,中寺外河边,无伤人,机群又复在寺旋绕,后向马坝飞去,两机相撞,机毁人亡,此后日机不敢再飞来寺。十一月,应国府主席林公暨中央各院长邀请,在重庆建息灾法会。
  师百零四岁,息灾法会圆满,受各政要设斋招待。三月回南华,修七众海会塔。六月创办戒律学院,寺内办义学,收教乡村贫民子弟。
  溯师自九十六岁至百零五岁,前后住十一年,南华所有各堂宇工程全部竣工,总计新建殿堂房宇庵塔二百四十三间,新塑大小佛像六百九十尊,备极庄严,昔日古刹,今日重光,寺貌焕然一新,各方禅和子,饱参饱学法师们,也济济一堂,寺内晨钟暮鼓,佛殿经声,禅堂香板声,斋堂胡板声,凡丛林制各堂户的板声,现刻在南华已是样样可以听到,一时之盛,不亚金山高旻,此谓人杰地灵,人是万物之本,有创作之灵,实有作为,现今南华有此鼎盛,究其功,还是有赖于昔日六祖大师神怡灭化,三次移驾于闽山叮咛促请,惠公在西之灵,当亦破颜而笑也。

相关文章